因爱而恨粤北男子午夜刀刃同居女友及准岳父

发布时间:2019-07-16 17:27:22 来源:龙海律师网

因爱而恨 粤北男子午夜刀刃同居女友及准岳父

广东韶关浈江区警方日前向通报了三个星期前发生在此间一宗导致两死一伤的午夜凶杀案始末。  今天获悉,疑凶吴某球行凶后自杀未遂,已经医院抢救而基本康复,现羁押在韶关某看守所。  今年四月二十三日二十三时许,广东韶关市区东堤中路边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名中年男子用尖刀将八个月前为其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的同居女友及其准岳父捅杀,然后刎颈捅胸自尽。女友和准岳父当场死亡,中年男子则被解放军战士送院抢救。  这起人伦惨案震惊山城。是爱?是恨?真是爱得如此之切,恨得如此之深,非要赔上两、三条性命吗?  揭开蒙在惨案表面的面纱,人们发现,如果不是出现今天的结果,这本应是一个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二00五年七月,在广东东莞某学校读书的韶关籍姑娘邱某怡,勤工俭学来到莞城一家麦当劳餐厅兼职,负责登记外卖订单。邱某怡时年二十二岁,秀气的小脸常常挂着甜甜的笑容,因为单身一人来到陌生的东莞,不善交际的邱某怡显得非常落寞和孤单。  餐厅有一个送外卖的工人吴某球,干活相当卖力,还有几分帅气,他言语不多,却时常会与邱某怡唠上几句,不久两个寡言的人在一起时无话不说,成了好朋友。  这时邱某怡才知道,吴某球是广东中山人,已经三十七岁了,因为长年在外做生意、打工,与家中的妻子感情日渐淡漠,特别是前一段时间生意受挫,夫妻感情似乎走到了尽头

因爱而恨粤北男子午夜刀刃同居女友及准岳父

,吴某球心灰意懒,干脆就在外打工,家也不回了。  吴某球与邱某怡两人年龄相距十五岁,吴某球又还有家室,邱某怡甚至无恋史,按理很难走到一起,可这两人偏偏相爱了,爱得死去活来,并开始同居。  二00五年底,邱某怡怀孕了,吴某球也回中山老家了结了那段无爱的姻缘,净身回到东莞与邱某怡一起生活。  二00六年六月,邱某怡的身孕已经藏不住了,好在此时也完成了学业,邱某怡回到韶关待产,吴某球也辞去麦当劳餐厅的工作,跟邱某怡一起来到韶关。   到韶关后,吴某球与邱某怡一起住到邱某怡父母家中,两人一起到相馆拍下了一套非常甜蜜的婚纱照,本找算尽早完婚,但因邱某怡临产和邱某怡的父母对两人的年龄差异、工作不定尚有顾虑,结婚的事就拖了下来。  二00六年八月,邱某怡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而吴某球在韶关却一直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原本对他们年龄差距太大就不乐意的邱某怡父母,开始对吴某球表示不满,经常说些风言冷语。  有过一段婚姻挫折的吴某球非常珍惜与邱某怡的感情和一对双胞胎,也为了照顾产后的邱某怡母女,他一直忍受着一日甚过一日的风言冷语。  转眼间,双胞胎女儿已经半岁,孩子的外公终于下了逐客令,吴某球也决定不再忍受利刀似的言语折磨,搬出去另住了。  搬出邱家的吴某球一边打工一边筹划自己的事业,他计划办一家送货公司。而邱某怡的父亲是韶关浈江区某单位的退休工人,母亲患白内障几乎失明,全家人就靠父亲千余元的退休金生活,邱某怡决定找份工,以减轻家庭的负担。今年四月初,邱某怡在韶关市区东堤中路一间茶叶行找到了工作。  生了孩子后的邱某怡不似从前那样单纯,想到吴某球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技能的创业的手段,不是可以依靠的男人,父母不时的唠叨,更加深了她的这种想法,心里渐起疏远之意。  可是,吴某球对邱某怡的爱却没有半点减少,而且爱得更深。当他得知邱某怡在茶叶行找到一份工,便前往侦察一番,发现茶叶行的客人都是男人,有的男人在那里喝茶还一坐就半天,于是决定阻止邱某怡在茶叶行做事。再说,自己开公司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而且,邱某怡与自己一起打拼,自己也可以整天守着爱人。  吴某球便多次找到邱某怡,劝她离开茶叶行,但已起疏远之心的邱某怡并不答应,还叫吴某球不要打扰她。看到邱某怡用这种态度对自己,吴某球非常气愤,不敢去邱家,吴某球就在茶叶行前等邱某怡。  四月二十二日下午,邱某怡刚一上班,吴某球就到了茶叶行门外等候,一直等到深夜二十三时邱某怡下班。吴某球拦下邱某怡,要她第二天就辞工,邱某怡拒绝了他的要求,但吴某球仍不依不饶地劝说邱某怡,最后,邱某怡以要回家带女儿为由,才摆脱吴某球的纠缠。  回到家后,邱某怡跟父亲说起了刚才吴某球纠缠她的事,担心第二天吴某球还会来纠缠。邱父决定第二天晚上到茶叶行接女儿下班,免得受吴某球纠缠。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十六时许,吴某球就在东堤中路某茶叶行对开的河边游来荡去,晚饭也没去吃。二十三时许,邱某怡从茶叶行里出来,推着自行车才走了几步,吴某球就迎上前去将邱某怡拦下。随后,两人发生激烈争吵,突然,吴某球掏出一把尖刀,朝女子身上连捅几下,邱某怡即刻倒在地上。  这时,邱某怡的父亲驾驶摩托车来到,下车想去阻止吴某球行凶,吴某球迎上前去,挥刀划向准岳父的颈部,邱父也当即倒地不起。邱某怡与父亲相继倒地后,吴某球在邱某怡身边躺下,往自己肋部捅了两刀后,再用刀划向自己的颈部。  案发现场附近的解放军战士听闻呼救声后飞奔上前,夺下疑凶手中的尖刀,并随即报警,又拦车将三人送往医院抢救。邱某怡和她的父亲邱某丁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死亡,疑凶吴某球因未伤及要害,经抢救得以保存性命。  据吴某球出院后向警方供认,他不希望自己深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接触,当他发现茶叶行有很多男人去喝茶后,就很坚决要邱某怡辞工,但多次劝阻均无效。  案发那天,吴某球带上过去用来防身的尖刀,决定再去劝邱某怡,但邱某怡仍然拒绝了,还叫他不要再来纠缠。吴某球知道两人关系已无可挽回,不由气上心来,心想,既然生不能在一起,那就死在一起吧,掏出身上的尖刀就向邱某怡捅去,邱某怡倒下后

,吴某球正想自杀,邱某怡的父亲刚好来到,吴某球就叫邱父不要过来,但邱父救女心切,一定要上前。吴某球怕他阻止自己的行动,便挥刀划向邱父的脖子,一刀便将邱父的颈部大动脉切断。然后躺下自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