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硫酸泼女友庭上辩称为挽留芳心

发布时间:2019-07-16 17:26:47 来源:龙海律师网

男子硫酸泼女友 庭上辩称为挽留芳心

四川省冕宁县男子易陵江用硫酸泼向女友脸部致其重伤。“我们没有完全分手,她离开我了,我想唯一能够挽回她的方法就是让她有一定的伤残,这样她才能够重新回到我的怀抱。”7月4日,在法庭上面对法官问讯时,他说出了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理由。当日上午10点,此案在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受害人常某向易提出了高达近50万元的民事赔偿。被告人易陵江今年34岁,在法庭上回答法官的问题逻辑清晰,吐词清楚。当他看到自己曾经的女友常某坐在原告席上时,低了低头,马上用手把脸捂住

,随后将双手放在了身前的桌子上,手指不停地敲着桌面,并不时回过头向旁听席上张望着什么

男子硫酸泼女友庭上辩称为挽留芳心

。而常某则脸上戴着一个浅蓝色口罩将脸部全部遮住坐在原告的位置上。昔日的一对情侣在公堂上剑拔弩张。今年24岁的常某四年前在西昌打工时与易相识,据常某讲,由于易有了新女朋友再加上性格不合,她提出了分手,易当时也同意了。可是随后发生事情并不是她想象得那么简单,分手后易对她百般纠缠,更没有想到的是2005年12月6日,当她和朋友走到成都街上一门口时,易从后面上来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右手将准备好的硫酸倒向了她的面部,导致了其右脸部、右手背以及前臂烧伤,经法医鉴定为重伤。注意到,身材高挑的常某被毁容前应该是一个美女,在取下口罩的瞬间,硫酸在其脸部烧灼的形成的瘢痕,致使本来姣好的面容严重变形。“自从被硫酸毁容之后,心里充满了恐慌。”常说,自己经常感到头痛、晚上经常做噩梦。“今天来参加开庭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现在走路都很害怕。”但常在庭上表示她最希望得到的是赔偿,然后去整容。“我的本意并不是想导致她严重毁容,而是想轻轻烧灼一下,让她有一点轻微的伤残,这样她就会跟着我了,”易在法庭上交代说。他设想如果常某有一定的伤残,就会回心转意一直跟着他,并认为这是挽回这段感情的唯一方法。因为其他的方法他都试过了,却并不见效,于是他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到成都找常某。“那天我看见常某和她朋友一起走过去,就从她背后赶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硫酸从她脸部的侧面倒了下去。”易冷静地说,他并没有将硫酸完全倒完,就将瓶子扔在了地上。“当时我的心很慌,很乱。”易说,自己当时拦了出租车漫无目的在成都的街道上逛,最后走进派出所自首了。法庭上易一直强调硫酸并没有倒完,只是想让常有一点缺陷。此案担任辩护人的律师是易陵江的父亲,这位年迈的老人在法庭上对常某是恨之入骨,他指出是常某破坏了易陵江的家庭,她明明知道易陵江有老婆、女儿,还要和易在一起,同时还逼易离婚!且两人交往时间达3年之久。因为常某,易陵江还离了婚,为挽回常某的感情易还自断了一根手指。易父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太重。而常某的母亲则在庭下哭诉称,她的女儿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易骗了她的女儿。法庭上,易却说:“我离婚,但不恨她。”面对赔偿问题易最后表示,从法律上讲是愿意依法赔偿,但是现在他马上要进监狱了,家里又穷,只能尽力赔偿。等他从里面放出来后,他有多大能力就赔多少。庭审共持续2多个小时,最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后另行择日对此案进行宣判。

法院频道

友情链接